当前位置 : 快讯

可交互的 NFT|如何塑造 Metaverse 和未来?

2021-09-16 09:21 作者:Mirror World 转载出处:链闻 推荐人:admin

一、信息与价值传递的通道
我们首先要明确的是,NFT 在 Metaverse 中的定位,是 Web2.0 到 Web3.0 的桥梁,将每一个数字内容都是赋予了具体的价值。

在真实世界中,其实我们使用的每一个物品也都是有价值的,只不过在长期发展中,我们已经对「真实世界中的一切物体都是有对应货币价值」这个概念习以为常。当虚拟世界出现时,我们会很自然地将这种思维方式,沿袭到虚拟世界中。因此,大部分的传统互联网会认为,虚拟世界中的资产,也应该用真实世界中的法币进行计价。

然而,这种思考方式是不对的,因为这是一种忽略客观动态发展的评价。虚拟世界中的就是应该用虚拟世界中的货币进行计价。而 NFT 则是将虚拟世界中的货币与物品对应起来的一个“尺度”或者“通道”。只有对应起来了后,人们才会意识到,在虚拟世界中“生活”也是像真实世界一样,是需要成本消耗的,因此在其中生活天然就是需要赚钱的。

另外一种现象则是,同当下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购买物品,绝大部分是为了让其他人以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这个物品,也就是说,最终目的是让资金回流到真实世界。本质上来说,这种方式也是不合理的。因为虚拟世界中的生活成本,本来就不是按照真实世界的语境所展开的,而应该是围绕虚拟世界中的原生物种、原生形态的数字内容等。

长期来看,随着人们对于虚拟世界的认知提升到一个常态化,去除诸如「将虚拟世界作为真实世界资料进行流转的一个途径」的认知,并建立起「虚拟世界是与真实世界平等的两个世界」的基本认知后,我们会发现,NFT 的意义就在于,将每一个数字物品与数字货币所代表的价格联系起来的一个桥梁。

因此,当一系列的 FT 被认为是虚拟世界中不同的价值尺度后,我们需要一个具备范式的载体或通道,才能通过虚拟世界的数字货币,对虚拟世界中的所有物品进行定价。而这就是 NFT。

当然,相比起真实世界中的物品融合、组合拆分,虚拟世界中的数字物品很明显,能够以更高的效率和难易度实现。所以在真实世界中,对大部分物体来说,如果把一个有价值的物品,通过任意的方式,分成两个或多个部分后,其分别的价值可能几乎没有(这一点在真实世界中比比皆是)。

而在虚拟世界中,无论是直观的对物品的呈现方式进行任意分割(比如把一双鞋的图切分成两部分),还是从呈现的途径或交互的方式上进行任意的分割(比如把一个游戏动画分成几个动作和一套算法,或者把一个可对话的角色分成图像与对话模型等)这样的形式,NFT 保证了任意一个虚拟物品在分割与组合的前后,都依然保持对应的价值。这也为虚拟世界的物品组合,提供了更加丰富的可挖掘与开发出来的市场价值,当然也对应了各种商业模式。

目前我们看到了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这几类较为集合式的信息载体,以 NFT 形式而广泛存在。而作为游戏整体,或以游戏化的交互方式而存在的信息载体,还没有被大量的通过 NFT 的方式而明确价值。

具体举个例子,对于一个任意一个场景中的角色来说,如果我没有一个动作类的 NFT,那么我就算用鼠标点他或者戳他一下,他就不会动,或者以默认的方式动;如果我发现了其他创作者创作的一个动作很酷,但我这个角色没有,我就可以通过购买来让我这个角色,在这个世界里用于独一无二的动作交互方式。

严格来说,当前的 NFT 都是静态,或者说是不可交互的,而动作、对话或者其他具有交互体验的 NFT,在未来的潜力会更大。历史告诉我们,图文时代的互联网产值肯定远不及长短视频时代的互联网产品。在未来的 crypto 世界中,可交互的信息体量,一定远大于今天 crypto 世界中的静态信息体量。从而 NFT 的作用就在于,为这些可交互的信息,提供能够被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定价的能力与基础。

因此,在虚拟世界中,为可交互的信息,以 NFT 的方式提供与虚拟世界货币挂钩的通道,是必然的趋势与需求。同时,也只有当可交互的信息被 NFT 化后,虚拟世界中的物品才算是完全与数字货币挂钩,才具备了「被定价的能力与可行性」。

这是底层逻辑。

当然,NFT 这种「被定价的能力与可行性」,是通过一个只能在 crypto 世界中的流程才能完成,这个流程几乎等于资产化的过程,并且是用于认可为虚拟世界的建造和发展提供贡献的创作者的个人价值或者信用(social money)。

讨论到现在,我们知道了,NFT 本身是一种让每个“人”都能在数字世界(crypto world)中,为自己创造的数字物品进行定价的一个工具 / 通道 / 桥梁。当然,这里的“人”既包括真实世界中的我们,也包括虚拟世界中的原生虚拟人。

由于数字物品通过不同的形式而存在,所以 NFT 所连接的信息载体也不同。当下更多是文字、图文、音品、视频,而未来占据主要地位和比重的 NFT,一定是新诞生的动态且可交互的数字内容。当更多 NFT 连接了更多的可交互的数字内容,这个“通道”就被拓宽了,它的效率也会提升。

二、从建构主义到解构主义
严格来说,以 Cryptopunk 和 Bored Apes 为代表的 NFT,虽然后续大家会根据一些特点元素进行衍生内容的创作,但他们的内核其实是一种近似于建构主义的内容生产方式。

建构主义有着三个鲜明的共同特征:认为主体间互动建构意义,强调施动者和结构之间进行互动从而建构身份和认同,突出观念在塑造行为方面的作用。

人们出于某种特定的原因,认可世界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对于世界的理解和赋予的意义都是每个人自己决定的。我们是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来构建现实,或者至少说是在解释现实。我们的个人世界总是用我们自己的头脑创建的。由于我们的经验以及对经验的信念不同,于是我们对外界世界的理解也是各不相同的。这也让具备一些共同特点的 NFT,可以在不同人的理解下,具备不同的价值。

事实上,建构主义与解构主义并不矛盾,因为解构主义反对的是结构主义(简单来说,就是将一切事物总结和归类,并为之确定一个中心)。相反,在人们尝试将现有规则和逻辑打乱,进行解构化的处理后,即可立刻参与到建构的过程中。而最近出现的 Loot,其实代表的是一种先解构再建构的尝试和实验。

我们人类的逻辑系统,决定了我们的语言体系,从而进一步规划出了我们认识世界方式。逻辑系统赋予了我们进行推理、归纳和演绎的能力,而不同逻辑系统之间由通过我们的联想与类比连接起来。

在我们看来,Loot 其实在做的是一个关于意识和智能的探索,或者说是,我们人类是如何利用我们的逻辑系统,加上简单的规则,形成各种认知和理解,并能达成一系列的共识。在计算机诞生后不久,人们对于智能的认识和理解逐渐分为两派:图灵派和哥德尔派。

其中图灵派认为基于简单规则的计算可以涌现出复杂的行为和智能。从物理符号系统的逻辑智能到联结主义的计算智能,这一思想主导了人工智能至今的发展历史,是构建智能系统的主要理论和方法源泉。而哥德尔派则认为,存在不可计算的客观存在。存在不可计算的物理、生命和数学过程,且计算机不能真正理解语言和想象等相关的活动。

我们可以发现,Loot 更偏向于图灵派的思路,只不过也许它没有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去理解人类如何生成这些词条之间的关系。Loot 按照解构主义的方式,从底层把规则设定好后,把建构的责任和空间交给了每一个用户。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知识和期望中的语境,对 Loot 所涌现出来的复杂可能性进行约束和解释。也就是说,也许在当下对于智能的定义下,Loot 不具备智能,但 Loot 让我们意识到了我们自己是具备智能或者说是智慧的。

但 Loot 的解构方式并没有解决哥德尔的问题,我们无法通过由 Loot 衍生出来的各种幻想,让我们突破现有的逻辑系统,去获得超出先验知识以外的认知。也就是说,Loot 的实验结果还是受到二律背反的约束。

而对于基于神经网络的 AI 来说,无论是监督学习还是无监督学习,我们使用各种方法给 AI 投喂数据与构建模型,试图让 AI 还原人类的决策方式。这种方式是徒劳的原因在于,由于我们自己无法完全的认识自己,所以让 AI 完全学习我们是一种根本上矛盾的事情(哥德尔不完备)。

然而,近几年出现的以 AlphaGo 为代表的强化学习,没有尝试去给 AI 规定明确的策略,而是给 AI 提供相应的状态、动作与收益函数,让 AI 通过策略网络输出动作,根据价值网络对动作进行打分,也就是自学习「学习的能力」。同时,以 NLP 领域 GPT-3 为代表的大模型也带来了惊人的表现,这样的结果则是,AI 能实现超出我们想象和认知的学习与决策方式,同时我们无法理解黑盒里面的逻辑。这样的无法理解,是由于人类自己的认知缺陷造成的。

另外,我们也会注意到,现在我们理解智能的方式是有偏见的。也就是说,当我们尝试用人类的认知框架去理解机器或者 AI 时,如果 AI 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和决策,那么 AI 就是不智能的。事实上,当我们放下这些偏见,去逐渐承认 AI 是另外一种具备与我们不同的决策能力的物种时,我们会发现:这些诞生于虚拟世界的原生物种,既符合图灵派的符号主义,用简单的规则去涌现出复杂的行为,又绕开了哥德尔派对于不可知的认知约束:因为我们不再去让 AI 完全和我们一样,而是我们去接纳 AI 本身。

当然,让大多数人接纳 AI 是另一种物种的过程需要 AI 本身能实现与还原我们人类一部分的行为和思考方式,这样才不会超过大部分人的认知阈值,从而可以一点点的让人们逐渐接受。

因此,我们在运用 AI 打造原生虚拟物种时,本质上就是在通过与 Loot 相似的方式,以解构主义的思路打造虚拟世界的逻辑,或者称为「意志」。

这套逻辑系统,能够真正给虚拟世界的数据赋予「生命」。当我们放下偏见时,我们才能理解,在虚拟世界的规则中,能够与我们交流沟通、具备自主决策能力的对象,可以是一个人,可以是一个动物,也可以是一朵花和一个杯子。

这时,当人们真正放下偏见认可 AI 后,人们才会认可 AI 与我们共创的数字内容,是一种新形态的存在。无论是 AI 驱动下的一朵玫瑰和我们进行的对话,还是 AI 生成的图像,还是我们和以 AI 为核心的虚拟人建立的社交关系,这都是真正的 Metaverse 所成立的必要条件。

三、Metaverse 的三驾马车:AIGC、DAO、Cloud
事实上,为了实现 Metaverse 的永续性,自生长和大规模特点,我们会很自然地得到三个关键词,一个是 AI 生产内容,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 AIGC (AI generated content),一个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也就算 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一个是云,这个大家可能听得更多,也就是 Cloud。

AI 生产内容(AIGC)
首先我们需要认识到真正的 Metaverse 只有基于区块链技术所赋予的身份认证和确权才能实现。同时,在这样的语境下,Metaverse 是一个由虚拟生物所参与创造、建设和发展的虚拟世界,无论是我们在当下通过数字化个人形象进入到虚拟世界,还是在未来通过脑机接口的方式实现意识虚拟化,我们都是以“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身份”参与到 Metaverse 中的体验。

对于 AIGC 来说,用户对于能够动态交互的个性化数字内容的需求越来越高,传统的开发方式无法满足日益上升的需求。当前,专业生产内容(PGC)的耗时将会比较久,再加上无法被民主化地进行生产,从而几乎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喜好的需求。同时,即使用户生产内容(UGC)可以部分缓解了数字内容在供给侧的压力,但距离每个人都能获得实时且个性化的交互体验,还差了非常远的距离。

如果无法做到几乎所有数字内容都是由 AI 生产的话,那么一个完整的 Metaverse 就无法实现。当然,任何一个技术、产业、应用和体验的升级都会经历不同的阶段,因此,在完全由 AI 生成内容和创意前,还是需要让 AI 协助人来进行内容创作和生成。

正如我们理解真实世界一样,我们看到的图像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信息来源,而我们大脑里的逻辑系统又让这些信息变得具有逻辑性与合理化,从而我们才能理解它们并做出对应的反应,参与到与真实世界的交互中。

所以当前的整个产业里,为了有通过 AI 协助用户生产虚拟空间的,也有通过 AI 来构建虚拟物体的,还有用 AI 生成虚拟人的外观的。而仅有图像带来的真实感还不够,因此同样有团队在使用 AI 实现数字场景中控制物体和角色背后的交互逻辑,还有使用 AI 将虚拟人的对话交流和行为动作等变得越来越合理且有趣等。这些应用和体验都代表了以 AIGC 为方向来构建 Metaverse 的实现路径。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
在 AIGC 的基础上,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是使得 Metaverse 不同于当前互联网和虚拟世界的另一个重要特点。

互联网刚诞生时,人们会以专业且中心化方式进行数字内容的生产,而内容供给体量的限制导致了内容可以满足的需求颗粒度比较大,从而人们需求则是通过相同或相近的内容来进行满足。随着技术的发展,用户在可以自己产出内容的同时,也可以更快速地选择满足自己需求的独特内容,但用户选择内容的能力似乎在面对内容体量进行剧增的面前也变得越来越弱势。

Metaverse 存在的一个必要条件则是,无论是具有智慧的原生虚拟物种还是通过数字化的途径进入到虚拟世界的我们,都需要被赋予平等且自由的权力去在 Metaverse 中进行选择,因此这也被称为是选择的平等和自由。

基于这样的价值观,Metaverse 将会由非常多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城邦”共同组成。每一个这样的组织都有着自己的治理规则、运转方式、经济系统等,选择加入的用户们都需要会对这些设定产生共识,才能加入到这些组织的体验中。

在当前来看,区块链技术似乎是实现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最佳技术路径,并基于区块链技术本身而搭建的开发者生态也以飞一般的速度在进行发展。Metaverse 会让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充分释放自己的需求,人们会因为某一个需求相同或相似而聚集,也为因为不同需求而选择其他组织,同时这些组织之间不会相互影响和伤害,而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则是这种形态的必备元素与发展路径。

云(Cloud)
很明显的一点是,用户能在 Metaverse 中体验到实时且动态的个性化交互体验,而以离线的方式在客户端运行的话,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无法应对以指数增加的内容储存和交互能力。

随着通信技术和云技术的发展以及基于大数据的推荐算法,AI 的能力才能被充分释放,并为不同用户提供千人千面的动态体验。然后才是人们可以用通过脑机接口等方式,让意识进入虚拟世界获得体验。这时就更加需要云技术、分布式技术、边缘计算等技术进行通信层面的支持。

当我们有了区块链技术支持的经济系统和 AIGC 支持的内容共创,另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则是我们需要靠结合了分布式技术的云技术,来让 crypto 世界里的游戏化交互,变得更加顺畅和自然,可以支持在全球范围内让大规模的用户可以参与到由虚拟生物组成的原生虚拟社会,共同体验另一种生活方式。

最后,我们想说,我们坚定的认为,可交互的 NFT 才是真正推进产业发展,构建 Metaverse 的关键。

由 AI 驱动的 Soul 可以给所有的 NFT 带来真正的生命,让他们开始和我们对话,增加与每一个用户的互动,共创出独一无二的对话内容。

同时,我们在完成解构后,把建构的权利再次交给用户,共创出每个人自己期望中世界的模样。而当我们都通过这些 AIGC 技术,建立起我们自己的虚拟世界时,区块链技术就会真正让不同人的世界连接起来,形成非常多的 Metaverse 与未来。


一站关注,多维度进入移动游戏圈
上方网: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爱链客: izhike2012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