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快讯

暴跌背后:币圈向左 区块链向右

2018-09-18 15:14 作者: 转载出处:时代周报 推荐人:一飞

  “我已经彻底跌傻了。”刘辉向时代周报记者哀叹道。

  作为一名币圈的资深玩家,刘辉感受到了趋势的力量。短短半年时间内,他所投资的以太币从年内最高的1422美元(约合9800元),一路下跌到最低的166美元(约合1100元)。在以太币跌至约3200元和1800元时,虽然抛掉了一部分减轻了损失,但依然损失惨重。

  不仅仅是以太币,进入9月,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主流加密货币普遍跌去了超过70%,而一些以割韭菜为目标的“空气币”贬值速度更是惊人,跌幅达九成以上的比比皆是。

  据Coinmarketcap数据,与今年2月份的高点相比,半年以来,数字货币资产已蒸发6300多亿美元。1月8日,数字货币总市值达到8300多亿美元,如今已快跌破2000亿美元,市值蒸发76%。

  新的ICO(数字货币首次公开募资)发币项目越来越少,交易者的投资意愿跌至冰点,有的一线交易所日活不到1万。“这就是个寒冬。” 刘辉说道。

  离场和坚守

  2013年,刘辉还混迹在北京中关村的车库咖啡,和朋友发起成立了一个开放实验室,每周六下午邀请一些极客过来做项目分享。“很快就没什么可讲的了,然后邀请了李笑来,让他讲比特币。”刘辉说,那时候比特币还没有火,李笑来也不是币圈大佬,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瘦瘦的,但很有激情,特别自信”。

  “当时北京所有币圈的人都聚在车库咖啡,我也是在这认识李笑来的。”刘辉回忆。后来,他的创业项目以太修,曾先后获得李笑来两轮投资,“都是千万级别的”。

  2013年的夏天,比特币的风刮过中关村的创业大街。刘辉也以800元每枚的价格,买了几十枚比特币,当年就跌到了300元。当比特币价格涨到1000元左右的时候,他立马卖掉了。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当时对比特币没有信心。

  从2017年初开始,比特币价格呈现爆发式增长,最高的时候达到2万美元。刘辉分别在3万元、5万元、7万元的价格出手,一直持有到今年比特币价格高达12万元时,他也没有卖掉。

  “代币有价值,但波动很大,又好像没有实际用途。”刘辉觉得自己是因为理解了其价值空间而对加密货币产生了感情和信心,“我们相信币价会一直涨。”他坦承,这两年很多不信币的人反而赚到了大钱,他们觉得币价涨得差不多了,就抛掉离场。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一位长期研究区块链技术的业内人士提醒道:“也要注意害虫本身没有死,而是在冬眠。”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那些以圈钱为目的的炒币行为,已经消耗了大量的资金和行业信用,是此次暴跌的一个主要因素。

  在刘辉看来,币圈的此轮下跌,更多源自社会的恐慌情绪。当币值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人们觉得高得离谱而偏离价值,就会抛售,对市场产生压力。而作为币圈底层技术的区块链,一直在摸索中前进,有时会出现问题,会导致币圈下跌,有时会出现利好,币圈随之上涨。刘辉认为,寒冬正加速着炒币者的离场,那些对行业真正热爱的人,有信仰的人会坚持下来。

  强监管

  监管也被认为是币市进入下跌趋势的重要原因。

  一直以来,币圈都被质疑披着区块链的外衣,发行山寨币、传销币,搞非法集资,存在大量的泡沫。火币大学校长、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于佳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前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市场的期望值相对过高,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催生泡沫。

  “区块链产业真正的爆发期尚未到来,之前可以理解为泡沫期,而目前处于挤水分、挤泡沫的阶段。”于佳宁认为,如今国家监管进场,就是要避免泡沫进一步扩大,遏制和降低区块链行业和币圈的整体风险。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仅2017年上半年,通过ICO获得的融资金额已经超过了传统VC的投资,ICO累计融资规模达26.16亿元,累计参加人次达10.5万。

  2017年9月4日,央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七部门也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指出,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要求即日起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作出清退等安排。

  对币圈的强监管也由此展开。同年10月31日,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所均发布公告,宣布停止人民币和比特币交易,中国境内比特币交易所全面谢幕。

  “那时候没事可干,每周组织一次聚会,每天打8个小时的《王者荣耀》。”刘辉说,在ICO最火的时候,国家出台的监管政策禁止ICO,然后交易所也停了,令整个币圈备受打击。

  监管的高压态势并没有停止。今年8月21日,腾讯封停了一批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的区块链自媒体,包括深链财经、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币世界快讯服务、每日币读等。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对币圈再度进行强监管。

  希望

  加密货币是当前区块链技术应用范围最广的项目,其币价的走势被认为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温度计”。9月8日,以太币之父、24岁的Vitalik Buterin在香港举行的以太坊及区块链大会上表示,区块链行业爆发式增长的日子很可能已经过去了。

  “区块链创业企业还是保持高度活跃,基础的技术在快速推进。”于佳宁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币圈下跌,并没有对区块链行业产生多大影响。因为币圈是从资本切入的,它本身离钱太近了,所以出现了一些问题,如非法集资。但是区块链行业是以技术为切入点,服务的是产业发展。”

  不久前,知名研究机构Gartener发布技术成熟度曲线报告,称区块链技术正处于“幻灭的低谷期”,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才能达到“生产力级别”。

  于佳宁则认为,区块链技术是爆发式创新,其广泛应用看似遥远,但可能突然就来了。他表示:“我觉得技术创新有可能在两三年之内完成,到2020年或2021年,就应该可以广泛落地了。”

  “目前区块链的技术还在孩提阶段,但是大家都希望这个小孩能够出去挣钱。”刘辉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开发速度赶不上人们对币价上涨的预期,是币价波动的一个原因,而以后波动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就像心跳一样,波动就是生命力的表现,说明这个行业在不停地探索,不停地前进着。”

  政府层面,一方面加强对ICO的监管;另一方面则从相关领域研究、标准化制定以及产业化发展等方面鼓励区块链的发展。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过去3年间,国家相关部委共出台6项政策文件鼓励区块链的发展。其中2017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提出开展基于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试点应用。各省市区也纷纷推出区块链产业扶持政策。

  “推动区块链的发展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大家都看到了区块链不单单是一项金融创新,只能用来发币炒币,它是能真正去服务产业的一个优秀技术。”于佳宁调研走访发现,如今在应用场景方面,区块链正在不断延伸和扩展,在商品溯源、供应链金融和数字身份等方面,已经全面开花,而且实际上已经形成一定的业务规模。

  于佳宁观察发现,目前国内发行80%的区块链项目都存在代码抄袭的现象,在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创新方面,投入是不够的,并没有把创新资源投入到真正的技术研发中,反而是去喧嚣地炒概念。他建议:“区块链涉及密码学、分布式网络等领域,需要加大各个学科之间的融合创新,进一步加强产学研的结合。”

  跳出币圈看区块链,刘辉觉得:“以后区块链究竟能给我们生活带来什么改变?我也说不好,但我觉得肯定是巨大的。”


一站关注,多维度进入移动游戏圈
上方网: sfw-2012
上道: shangdaowx
小伙伴招聘:xhbzhaopin
爱链客: izhike2012
标签: 币圈区块链    
相关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资料